是“见证者”也是“亲历者”,香梅花园一期小区的闭环,“他们”一起度过

东方网记者 卫宜斐 通讯员 黄琦

穿上红色的小马甲,陈宇轩再次开始了一天的工作,虽然他已经很久没有回过家了。

之前,陈宇轩作为花木城管工作人员被借调至浦东新区最大的隔离点,11月25日,他刚刚结束隔离点的工作、完成自行隔离,又接到命令,再次逆行奔赴新的战场——花木街道香梅花园一期小区。

而这次,他被安排在了核酸检测组。

△右为陈宇轩,左为花木街道香梅花园一期小区信息组组长程春 图:王虹 摄

陈宇轩告诉东方网记者,在他进入香梅花园一期小区的初期,需要在48小时内要完成一采、二采的任务。巨大的工作量让陈宇轩和他的伙伴们丝毫不敢懈怠,由于缺少居民们的信息,对闭环工作带来了一定影响。因此,在每次核酸采集结束之后,陈宇轩协助了花木街道和信息组的工作人员们一同进行上门信息采集,连每日为居民们提供上门服务的机会也不“放过”,连夜加赶,终于梳理出一份疫情防控需要的数据统计表内容,为后续工作打下了基础。

而今天,是香梅花园一期小区封闭的第五天,小区内全部居民已完成两轮核酸检测。

然而,已经连续熬夜两天的陈宇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防疫期间,他印象最深的并非是一条条统计数据,也不是自己日以继夜的工作,而是香梅花园小区里一个个可爱的居民。陈宇轩回忆道,“很多居民申请想加入志愿者的队伍,这是我们没有意料到的。”

“刚刚进入闭环的时候,他们一直在问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出去。”陈宇轩说道,“封闭小区的时间是11月25日早上七点多,有的人没来得及上班,而有的人已经出门,又接到通知赶回来,还有人是临时居住在这里,那个时候很多居民的情绪都有点焦急。”

后来,在工作人员们的安抚与说明下,居民们的情绪被慢慢抚平,也就在这个时候,有居民主动提问,自己是否可以加入志愿者。

图:王虹 摄

“我是医生,我可以加入吗?”、“我可以做心理疏导,我也可以加入!”居民们踊跃的报名让陈宇轩和他的伙伴都惊讶不已。他向东方网记者表示,自己之前长期在医学隔离点工作,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情况。

“实际上,我参与防疫工作,一直都有那种神圣的使命感,但当居民们愿意加入我们,非常积极地报名做志愿者,我心里的感觉又不一样了。”陈宇轩表示,自己所感受到的不仅仅是一份感动,还有那种“共同奋斗”的动力。

而除此之外,香梅花园一期还有一个特殊的情况。小区附近有一所日本人学校、一所国际部初中,因此居住在香梅花园内的外籍居民非常多。陈宇轩表示,刚开始,与居民沟通常常会出现语言不通等情况,但不少外籍居民表示,自己非常理解这样的闭环举措,对防疫的工作人员们也很耐心。

随后,花木街道组织了专门对接外籍居民的“外语组”,而外语组中的成员,基本都是小区里的居民。

图:王虹 摄

当东方网记者问道,从一个隔离点到另一个隔离点,这么久没有回家,家中是否担心时,陈宇轩表示,自己目前一个人居住在上海,“我爸爸知道我要去中风险地区后很支持我,然后嘱咐我每天给家里打个电话报平安。”

在短暂的交谈之后,陈宇轩再度投入到前线的防疫工作中,而他也向记者表示,“其实我们的后勤工作做得很好,无论是居民还是工作人员,我们都蛮好的。”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