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岁儿子患上恶性肿瘤,这名外卖骑手和死神打了一场“拉锯战”

东方网记者 卞英豪

“您好,您的外卖到了,祝您和家人用餐愉快,身体健康!”

11月22日11时许,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门口。外卖骑手张伟超,放下了一碗热腾腾的饺子,这是一位患者家属的午餐。

快步走下阶梯,跳上电瓶车,伟超没有马上离开医院。因为在医院的深处,他还要完成另一单“配送”——住院部内,他5岁的儿子康康(化名)刚刚接受了一年多来的第16次化疗,同样正在等待他送来的饭菜。

600多天前,伟超独自一人带着康康,从800公里外的南昌来到上海。恶性肿瘤,频繁化疗、反复呕吐……无情的命运摧残着一个天真活泼的孩子,也让一个平凡的父亲扛起了略显残酷的重担。

今天我们要讲述的伟超,是一名骑手,是一个父亲,也是一段普通人用朴素的努力与死神争夺一丝希望的故事。

一个保守了609天的“秘密”

清晨6时许,一如往常,伟超早早起床。新的一天,他依旧需要为康康准备新鲜的饭菜:一碗白粥,一点简单的配菜。

但康康其实很难吃得下爸爸亲手做的佳肴。因为身患尤文氏肉瘤,康康的胃部受肿瘤影响,消化能力受限。而这两天,由于肿瘤复发,康康几乎难以下咽,“食物其实就是经过了下嘴巴,很快他就会吐出来。”

孩子几乎“不吃饭”,并没有成为伟超“不做饭”的理由。非但如此,每天坚持给孩子做饭的伟超,也一直坚持为他人“送饭”来补贴不菲的开销。

9时50分许,伟超来到骑手集合点参加早会。平均每天50单,0超时,0差评。这是伟超上个月的成绩单。“和同事们比,只能算一般吧”。扎进骑手的人群中,伟超显得并不起眼。

“伟超?你看到他,他总是笑呵呵的。喊他帮忙,一直很爽快。”伟超所在站点的站长顾宇告诉东方网记者,在与他共事的一年半时间里,从来没听到伟超说过“苦”和“累”,同事们看到的,一直都是笑容满面,乐观积极的伟超。

但顾宇或许并不知道,伟超其实完全有资格去说“累”。

除了早起做饭和日常配送,伟超每天需要多次往返于家中和医院。定时给孩子送去一日三餐,有时伟超还要去医院和医生了解孩子的状况。在进行治疗时,伟超还需要签字、陪伴、等候。每天晚上10时许,在医院楼下和孩子互道晚安,伟超奔波的一天才算暂告一个段落。(备注:受疫情影响,伟超常常只能通过视频通话与孩子交流)

朝6晚10,来回奔波,从不间断。但这似乎并不是大家所熟悉的伟超。在这个几十人的站点中,那些与伟超几乎天天见面的同事们,很少有人知道伟超的遭遇。

“那是我自己家里的事,没什么必要再给大家添麻烦了。”从成为一名外卖小哥至今,伟超度过了609天。而这609天,伟超对自己的遭遇近乎只字未提,“儿子的病房内,每一个家庭都有自己的难处,但他们没有人选择放弃,我又有什么好抱怨的呢?”

“我不觉得累。但是孩子,好累好辛苦。”伟超补充道。

一张60万元的账单

11月21日,上海闵行区疏影路上,小布家园-复旦儿科同心圆小家走红网络。而在这个温馨家园的不远处,正是伟超的“小家”

在这个略显杂乱的家中,放着一本名为《天使的笑脸》的绘本。600多天来,伟超一直努力在给孩子微笑,保持着用笑脸迎人。但人们恐怕并不能忽略,在微笑背后那略显沉重的负担。

东方网记者了解到,截至目前,康康总共经历了16轮化疗。由于病情复发,康康的化疗周期恐怕将再度延长。这一年多以来,伟超仅在孩子治病上的开销就已高达60万元。

“我不会放弃的。”

60万元,对于普通工薪阶层伟超而言,并不是一笔小数目。但这也没有成为伟超放弃孩子的借口,“我每天还在坚持工作,医院里有老人帮忙照顾孩子。我相信希望总会出现的,多跑一单,就多给孩子一份希望。”

采访当天,已是花甲之年的伟超母亲正在院内陪护着康康。接过儿子送来的午餐,他和儿子简单沟通了下孩子的情况,“他什么也吃不下,晚上你送完餐,给他打个视频电话吧。”

得知孩子的病情出现反复,伟超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并用家乡话安慰着母亲。但是,面对镜头,略显憔悴的伟超母亲,最终还是“破防”了——

“我们都太难了。”

东方网记者并没有去确认老人口中的“我们”指的是谁。但或许仅凭他们的遭遇,我们能够理解——

康康很难,他小小的身躯承受了太多不应承受的痛楚。老人很难,本应享受儿孙绕膝之乐,却每天要面临随时袭来的悲伤。而伟超,似乎更难,沉重的经济压力、难以名状的心理压力,让这个刚过而立之年的男人,难上加难。

伟超说,每天10多个小时的奔波,每年60万的账单,这些恐怕并不会成为击溃他的理由。但唯独,看到孩子那天使般的笑脸,却是他最“受不了”的时刻。

“我对他的陪伴还是太少,太少……”

一些温暖的善意

609天后,伟超的“秘密”还是藏不住了。

因为经济重担难以为继,伟超向公司申请了5万元的蓝骑士基金。在上传资料时,人们才逐渐知道,这个平日里勤勤恳恳工作的普通骑手,原来正在经历着一段“至暗时刻”。

伟超说,其实即便大家并不知道他的境遇,他也一直能够能感受到来自身边的温暖。

在得知伟超需要照顾小孩,站长常常会给他安排整块的休息时间,有时还会“特意”给他派前往医院的单子;在得知师傅需要来回奔波,伟超的徒弟会主动分担他的工作;而即便是一个个素昧平生的用户,看到那个总是带着微笑的伟超,一瓶矿泉水,一个水果,一点点微薄的心意总能让伟超心生感动。

11月17日,伟超申请的5万元基金已经到账了。但善意的暖流,却刚刚开始汇聚到伟超的周围。伟超的同事们说,自己可以利用闲暇时间,轮流来给康康送饭;伟超所在的公司说,将努力募集更多的资金来帮助伟超……

像绝大多数的平凡人一样,骑手伟超并不是一个擅长言辞的人。他很少有慷慨激昂的陈词,也基本不会侃侃而谈大道理。在他朴素的观点里,为了心爱的孩子、为了平凡的生活,奋斗和付出,暂时的磨难和痛楚,都是应该的,也都是值得的。

在写下这个故事前,记者曾询问过伟超,是否愿意将这个“秘密”告诉给更多人。伟超点了点头说,“如果我的故事能给有类似遭遇的家庭那么一点点的希望,我愿意这么做。”

那么,我们也由衷地期待,伟超和死神争夺希望的故事,能给每一个普通人,每一个像伟超这样的平凡家庭,在忙碌而又奔波的奋斗之路上,能够增加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力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