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岁高龄猪坚强去世,一生经历3个猪周期!猪价高低起伏,市场规模近900亿

798导航网 1个月前 ( 06-21 12:26 ) 0条评论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杜苏敏

从废墟下到博物馆,“猪坚强”传奇的一生落幕。

6月17日,建川博物馆发布消息:14岁高龄的“猪坚强”因年老衰竭,于6月16日晚10点50分离世。目前,其遗体已被冰冻。

2008年5月12日,汶川特大地震,一头家猪在成都彭州市龙门山镇团山村村民万兴明已成废墟的家中奇迹存活36天,一时闻名全国,因此得名“猪坚强”。“猪坚强”一共经历了三次完整的猪周期

猪周期是一种特定的经济现象,指“价高伤民,价贱伤农”的周期性猪肉价格变化怪圈。据牧原股份(002714.SZ)2020年年报显示,我国生猪养殖行业呈显周期性特征,生猪价格周期性波动明显,一般3-4年为一个周期。 2000年以来,全国生猪养殖业经历了如下波动周期:2002-2006年、2006-2010年、2010-2014年、2014-2018年各为一个完整周期,大周期中也存在若干个小周期。

2018年下半年,受非洲猪瘟疫情影响,第五轮猪周期开启。

在“猪坚强”出生的2007年,猪肉价格快速增长,一度涨至21.85元/公斤,而后多次起落轮回。14年间,生猪养殖模式历经变革,由传统的“千家万户小规模散养”逐渐向“资本和技术集中的规模养殖”转变。

每一轮猪周期都会频繁出现大涨大跌的现象。搜猪网首席分析师冯永辉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种周期性的变化,并不是完全意义上的坏事,它更能说明这是一个能够充分竞争、自由竞争的市场。

“每一轮猪周期我们都可以看到,中国养猪业的生产水平、规模化程度都会比上一个猪周期有所提高,所以猪周期是市场竞争更加充分,先进生产力淘汰落后生产力的这个过程。”冯永辉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Choice数据显示,2007年,畜禽养殖企业中,仅有罗牛山(000735.SZ)、新五丰(600975.SH)两家上市公司,市值分别为54.80亿元和28.77亿元。而在“猪坚强”经历的三个猪周期中,上市的畜禽养殖企业数量依次分别为5家、2家、2家。中商产业研究院预测,2021年,猪肉市场规模可达865亿元。

截至2021年6月18日,畜禽养殖企业中共计16家上市公司,总市值约5061.9亿元。其中,牧原股份跻身千亿市值俱乐部,总市值为3007.84亿元,温氏股份(300498.SZ)、圣农发展(002299.SZ)、神农集团(605296.SH)、立华股份(300761.SZ)4家企业市值突破百亿元,分别为880.18亿元、314.83亿元、185.63亿元、129.89亿元。

价格上涨和规模养殖

2007年,养猪散户万兴明、刘大会夫妇买来两头小猪,其中一只就是“猪坚强”。养猪几十年,夫妇二人习惯将买的猪养到腊月,一半留着自家吃,一半拿去卖钱补贴家用。

Choice数据显示,这一年,猪肉价格快速增长,一度涨到21.85元/公斤,全国年出栏 1-49头的养殖户达8010.5万户。2008年5月,“猪坚强”已经长到300多斤重。

汶川特大地震之后,2008年6月,建川博物馆馆长樊建川用1.38万元将“猪坚强”从原主人万兴明手中买下来。之后,“猪坚强”便一直被收养在“5·12”汶川大地震博物馆内,还有专门照顾它的管理员,开启了“一只猪的幸福生活”。

(2008年12月26日,成都,大邑县安仁镇建川博物馆,“猪坚强”经过大半年的恢复,已从100多斤迅速长到了近400斤。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彼时,猪肉价格正处在猪周期中的高位回落阶段,全国年出栏1-49头的养殖户减少至6459.9万户。

6月17日,独立经济学家王赤坤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猪周期产生的原因是猪肉消费市场的供给和需求的信息不对称,供给往往滞后于需求,供给的变化滞后于需求的变化。与此同时,猪饲料市场呈现出类似的供求关系现象。

“以我国目前的猪肉供应为例,既有大型养猪企业,又有一家一户的散户。散户们没有猪肉供求和猪饲料供求信息收集和分析能力,也不能够制定和执行对应的采购、生产和销售计划,错配了猪肉的供求和猪饲料的供求,这些错配造成了猪肉供求和猪饲料供求关系失衡。”王赤坤对时代周报记者称,“需要说明的是,我国的散户养殖数量较为庞大带动整个猪肉供求和猪饲料供求的散户型猪周期。”

尽管国内目前的生猪养殖仍存在大批散养户,但国内年出栏1-49头的养殖场已大幅度减少,年出栏500头以上的规模养殖场数量正逐年攀升。

相关数据显示,我国年出栏50头以下养殖户生猪出栏量占总出栏量之比,已由1999年的78.6%降到了2019年的21.6%。年出栏500头以上养殖户生猪出栏量占比已由7.3%上升至53%。年出栏500头—1万头比重由5.5%提高至37.3%,年出栏1万头以上比重由1.9%增至15.1%。

“每次下跌亏损的过程中,都会洗掉一大批的散户,规模企业则在每一次价格上涨的过程中,不断地扩张规模,提升整个行业的规模化程度和集中度。”冯永辉对时代周报记者称。

猪站上风口

当“猪坚强”进入猪生的第二个10年时,2018年,养猪业进入下行周期,叠加环保重压,中国养猪业经历了非常严峻的考验。同一年,非洲猪瘟疫情爆发了。

受疫情影响,我国生猪产能锐减。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猪肉产量5403.74万吨,同比下降10.6%;2019年猪肉产量4255万吨,比上年下降21.3%。

受非洲猪瘟等因素影响,除了极少数企业外,大部分养猪上市公司均出现不同程度亏损。

2019己亥猪年,养猪业真正成为风口上的那只猪。疫情的超强破坏性加速了猪周期的反转,随着国内生猪产能加速去化,生猪供求关系失衡。

(2019年4月10日,“猪坚强”在其生活的成都市大邑县安仁镇建川博物馆内。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自2019年开始,猪肉价格快速上涨,价格最高攀至51.21元/公斤。2020年,猪肉价格虽然较2019年有所回落,但仍持续处在高位上。2020年12月,猪肉价格达39.61元/公斤。

“超级猪周期”带来的上涨行情,加上前所未有的利好政策,多家生猪养殖上市公司从2019年第二季度起开始扭亏为盈,业绩与股价齐飞,并且自2020年开始先后宣布加码生猪养殖,扩大产能。

冯永辉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因为大部分猪企都认为非洲猪瘟疫情将加剧行业洗牌,小规模的养殖户被大量清出市场,留下巨大空间,所以上市公司纷纷开启产能扩张计划,借机抢占市场份额。现实却是,2020年非洲猪瘟疫情平稳,猪肉价格持续处在高位,加上散户本身的强投机性,“很多散户都回来养猪了,这并不是说谁抢谁的份额,是谁都不想让谁的份额,所以就出现了现在猪肉价格的大幅度下跌”。

农业农村部监测数据显示,5月份全国能繁母猪存栏量连续20个月环比增长,同比增长19.3%,相当于2017年年末的98.4%。生猪存栏量同步增长,同比增长23.5%,相当于2017年年末的97.6%。一些新建和改扩建规模场计划在年内陆续投产,预计生产增长的惯性还将持续一段时间。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牧原股份、温氏股份、正邦科技(002157.SZ)和新希望(000876.SZ)2021年的出栏目标分别为5000万头、3000万头、2500万头和2500万头,共计1.3亿头。

进入2021年,随着生猪产能加快,生猪价格下降明显。农村农业部数据显示,截至6月16日,猪肉批发价已跌至23.16元/公斤,较1月份的46.69元/公斤跌幅超过50.3%。

6月9日,国家发改委等五部门联合发布《完善政府猪肉储备调节机制 做好猪肉市场保供稳价工作预案》(下称“《预案》”)。《预案》也指出,近一段时期,“猪周期”叠加非洲猪瘟疫情和新冠肺炎疫情,生猪产业正常运行受到严重影响。

对于如何平抑猪周期对猪肉价格的影响,冯永辉认为,首先是防控非洲猪瘟疫情,稳定疫情对猪肉生产的影响,不让疫情对生产造成重创;其次是要给生产者及时的传达准确的市场信息,让生产者根据准确及时的市场信息来调整他自己的生产结构。

“国内的生产者由于没有办法获得及时准确的产能数据,所以普遍在决策的时候是根据肥猪价格进行决策的,但价格是滞后生产的。”冯永辉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王赤坤则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可以通过相关手段引导和减少散户养殖的数量,减少散户型猪肉供求和猪饲料供求错配和错位;在不能减少散户养殖数量的情况下,可以由政府统一采集、统计、分析、汇总和发布散户养殖的信息,减少散户型猪肉供求和猪饲料供求错配和错位。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